一碗茨菰汤_母亲

摘要:姚言四起,男。爱做梦,缺少毅力去努力的人,现在上海打工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 高三学习很紧张,每天晚上都要到十一二点。母亲每天晚睡觉前都要洗上十个左右茨菰,十一点前起...

  

一碗茨菰汤_母亲

  姚言四起,男。爱做梦,缺少毅力去努力的人,现在上海打工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高三学习很紧张,每天晚上都要到十一二点。母亲每天晚睡觉前都要洗上十个左右茨菰,十一点前起床,将茨菰切片,烧锅,倒入自家莱籽油,炸葱,再倒入茨菰片小炒几下,放入一两碗水,烧开,放入少许盐,装碗。这样,一碗上层金黄,中间浓白,底层片粉,葱香四溢的茨菰汤就放在我书前了。说实在话,我无法也无决心拒绝这样的美味,何况又是在那个很贫穷的年代。但我知道,父亲是家里的重劳力,理应享受。奶奶年岁已高,弟妹们还小,我不忍心一人独享。母亲劝我说,你学习也很辛苦,家里没钱给你买补品,就只能这样了。拗不过母亲,我只好吃汤。母亲有时也绐父亲带一碗,有时给奶奶带点,有时给弟妹们带点。整整一个冬天,我唯独没见母亲吃过一口。可惜我还是辜负了母亲的一片心。

  早春时节,春寒料峭,母亲便开始挖土翻地,清除浅滩里的杂草。母亲先一铣一铣地翻地,翻完再用齿耙碎土清草。一遍搞完再搞二遍。尽管天还很冷,母亲每天都单衣簿裳地干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一个多月后,一块地终于成型了。因为在小河边上,夏季发水时总会被淹没,母亲决定种茨菰,茨菰不怕水。

  暑假里我也去除过一次草,更多时候是母亲带两个妹妹去除草施肥,因为暑假后我就上高三了,母亲要我认真读书,争取考上大学。她对我的期望,就像对那片茨菰地一样,她想要一个丰硕的结果。

  记得那是一九八五年,那年家乡刚分田到户。我家分得一块靠近界河的十边田,在小河边上有块约莫两分地的浅滩,浅滩里长满小芦苇等杂草,大集体时无人问津,现在分田到户了,田头沟边,埂上路边凡能种庄稼的,都种上了庄稼。母亲决定把这块浅滩利用起来。

  时过境迁,如今没人吃这茨菰汤了。前几日,接母亲来我居住的城市小住,忽然想起昔日的茨菰汤,在一天晚上,我学着母亲的做法做了一碗茨菰汤端给她,母亲很高兴地吃完了。这么多年来,再好的东西也无法弥补我心中那份对母亲的愧疚,只有这一碗茨菰汤,能让我这个做儿子的得到些许宽慰,弥补多年前的一个心愿。

  转眼秋天了,茨菰秧由青转枯。稻子收完后,母亲就开始收茨菰了。茨菰长势喜人,每棵秧下面都结了好几个肥壮的果。母亲每天收一点,居然收获三蛇皮袋。奶奶劝母亲拿点到集市上卖了补贴家用。母亲没有这么做,她把茨菰分分类,把一些小的破的放到一处,留作日常煮着吃,将那些大而壮的归到一处,用细沙覆盖住,大家都不知她留下这些做何用。

  五月,这里一片葱绿。除草,施肥,在母亲的呵护下,茨菰从小小的苗长成茎粗秧肥的一大棵,就像我们兄妹四人一样,在母爱里每个人都得到茁壮成长。

免牙红花

山茶花

慈菇花

紫罗兰

联系我们

全国服务热线: 公司邮箱:

  工作日 9:00-18:00

关注我们

官网公众号

官网公众号

客服热线

免牙红花 名校集团 软件 汽车之家 在线教育